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闲得无聊写了个段子

妖狐吻上白狼那一瞬间,他没敢睁眼。身处于黑暗之中,他只能感受到唇上温软的触感,和自己的心跳如雷。
白狼答应妖狐的追求时也没想到他会直接吻上自己。她睁着眼睛,看着闭着眼的妖狐,有点懵还有点想笑。一开始耍无赖的是他,死缠烂打的也是他,结果接吻的时候害羞的像个情窦初开的傻小子。
妖狐之前不是没有过女朋友,牵手,拥抱,接吻,上床,他都干过。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遇到白狼的时候就会变得不像自己。可能是因为上一次想强吻她的时候,差点被打的半身不遂吧,妖狐想到。
不知道过了多久,可能是半分钟也有可能只有几秒,妖狐不再满足于唇与唇单纯的触碰。一条胳膊环住白狼的纤细的腰肢,一只手按住她的脖颈想让她离自己更近一些,最好是连着血液和骨肉都溶于自己的灵魂。他张开嘴伸出舌尖,轻轻舔着白狼的唇。撕咬吮吸着她的下唇,舌头灵活的闯入白狼的口腔。
妖狐这一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还没等白狼反应过来就已经侵略了她的城池。她挣扎了一下,反倒是激起了妖狐身为男人那强硬的占有欲。
妖狐看着白狼的脸渐渐泛红,呼吸变得开始有些急促。才有些依依不舍的放开她。
他窝在白狼的颈间,轻声道:“坏心的白狼小姐偷走了小生的心,小生需要补偿。白狼小姐说,该怎么办呢?”说完,又轻轻的用舌尖舔了舔白狼的锁骨。
白狼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拉回了神志的她没有一丝犹豫,一拳打在了妖狐的小腹。
“坏心的白狼决定在考虑一下你的追求。”

正剧剧情卡的要死,写小黄纹就异常顺利。呕呕呕

评论
热度(5)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