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狐狼】《风流》BE预警

和煦的阳光,微微的清风卷起开得正好的桃花洋洋洒洒的在空中飞舞,一片花瓣顺着女子柔顺的白发滑落而下又轻轻地飘落在地上。说实话,妖狐匆忙逃进这片桃花林的时候未曾想到这里会有人。

女子听到动静转过头来,只是惊鸿一瞥,妖狐的心仿佛是受到了什么猛烈的撞击。时间仿佛静止了,嘴唇微微的开合道出了一句:“小生的命定之人啊……”呢喃过后又连忙想起自己现在所处的境地慌忙的向着林子的深处奔去。

白狼看着妖狐有些狼狈身影有些不明所以,对着一旁的空气开口道:“刚才……那是何人?”

话音刚落,空中的花瓣被一阵无形的力量聚集在一起最后慢慢变成了一名貌美的女子。桃花妖缓步走到白狼的身边,轻声说:“一个无关的人罢了。”

白狼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弓张满,接着便是箭离弦的破空声以及箭射入树木的沉重撞击声。

再次来到这片桃花林妖狐是抱着侥幸心理的。

上次逃命而来时遇到的女子像是一场梦,一直缠绕在心间撩拨着妖狐那颗骚动的心。他的命定之人,命中最爱的人。

然而,当箭从耳边掠过的时候,妖狐总算察觉了自己的这次预想貌似并不太准确。看着面前一脸戒备的狼族少女,妖狐露出一个相当和善的笑容:“这位姑娘……小生……”

“这里不欢迎你,请离开。”

“小生并无敌意,只是想知道姑娘的名字……”

话音未落,聚集着浓郁妖力的箭便向着妖狐袭来。笑容僵在脸上,妖狐慌乱的向右迈出几步,合上折扇挥出一道风刃。

“来吧,小生的命定之人。”

那一战的结果极其惨烈,白狼的肋骨被震断了两根,全身上下都是密密麻麻的伤口。妖狐也不好过一条胳膊脱臼了,衣服上沾满吐出的了鲜血。

白狼在桃花的照顾下很快的养好了伤势,而妖狐,不知所踪。

不知过了多久,妖狐再一次出现了那片桃花林。

“白狼姑娘。”

听到到身后声音的白狼并未回头,依旧侧身站着不知疲倦的拉开手中的弓。没有得到回应的妖狐缓步的着白狼走去,然而刚迈出一步脚边就多出了一支锋利的箭矢,不留痕迹的又退回了去。

“我不介意再战一场。”看着眼神冷漠的白狼,妖狐退后了几步靠着一棵桃树席地而坐:“小生并无恶意,不过对姑娘心生爱慕前来追求罢了。既然姑娘心中还有戒备,小生就坐在这里看着姑娘好了。”

风吹着白狼自然垂下的秀发,衣摆也顺着风律动的方向摇曳着。时间像是静止住了,妖狐抿着唇笑靥如花目光平静的对上了白狼静如止水的眸子。

白狼叹了口气,转过身去。

“随你罢……”

第二日清晨,当白狼踏入桃林的时候在昨日那棵桃树下又看到了席地而坐的妖狐。而昨日白狼记得自己离开的时候妖狐并未走,这不由得让她怀疑这人是在桃林坐了一宿。白狼有些搞不不懂,索性不再想专心的练着自己的弓箭之道。

然而让白狼想不到的是,第二日、第三日、第四日及日后也同样如此。

看着走向自己的白狼,妖狐起身拍了拍衣摆的灰。

微微仰起头,白狼看向妖狐的眼睛问道:“你究竟想做什么?”声音清冷带着些疑惑。妖狐把玩着手中的折扇,低下头凑近,两人的脸相距不到一寸。

“小生心悦于姑娘。”

白狼有些不解。神色间带这些茫然:“为何?”

妖狐听到这个问题有一瞬间错愕,笑道:“大概……因为姑娘生的太好看了吧。”

得到回答的白狼有一丝羞赧,神色有些不大自然咬着牙丢下一句:“轻浮”后转身有些狼狈的逃开了。身后是妖狐放肆的笑声。

自那日期,妖狐不仅每日不请自来更是得寸进尺的开始和白狼搭起话来,到后来就笑眯眯的站在白狼身边看着她练习。主动帮忙去捡起飞远的箭,在白狼练习过后递上帕子和水,像是一个非常合格的追求者。

随着时间的推移,白狼拗不过妖狐的请求应了他的要求,在练习过后会与他小酌两杯。只不过妖狐喝的是酒,而白狼喝的是茶。妖狐天南海北的去过很多地方,得知的逸闻趣事也多。白狼虽然话还是很少,但也会不时的应上几句。如果妖狐提到了什么好玩儿的,她也会难得的笑一笑。

“我曾去过一个湖泊,那里有一个长着鱼尾的妖怪很是貌美,当然在小生心中还是白狼姑娘你最美。”说着,得到了一个白眼。妖狐笑了笑继续道:“那里还有个长相怪异,顶着荷叶的妖怪爱慕着鱼尾姑娘……”

耳边俊美狐狸妖怪的清朗声音飘入耳,白狼靠着桃树端起茶杯轻啄一口,垂下眼帘不知在想些什么。

桃林深处。

与桃花面对面坐着,看着给自己斟着茶的美艳女子白狼不自觉的就问了一句:“桃花,爱……究竟是什么?”直至话出了口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

有些错愕的抬起头,“这……我也并不知。我的挚友樱花爱上了一个人类,她们每日吃住在一起,说着些我并不懂的话,她说那就是爱。但是我不懂。”桃花说着放下茶杯,端坐在石桌旁。

“后来呢?”

“后来啊……终究是人妖殊途。”桃花说着说着便停下了,过了好一会儿才继续道:“我并没经历过,所以不大懂这种感情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白狼点了点头,若有所悟。

接着,桃花又说道:“我知道最近你和那只狐狸走得很近,但是作为朋友我要奉劝你一句,不要把心交给一只狐狸。尤其是一只会杀死所爱之人的狐狸。他之前的那些传闻……你应该是知道的。”

沉默了许久后白狼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终究还是什么话都没说出口。回了一个“恩”字就起身离开了。

之后的几日白狼按捺下心中那不知名的情绪,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箭道上。妖狐试图找些话题缓和一下两人之间的气氛,却被白狼当成空气。

一把抓住白狼的手腕,妖狐站在她的面前没说话,任凭两人的呼吸纠缠在一起。最终还是白狼率先败下阵来,神色认真的看着妖狐问着:“你究竟想怎样?”

“小生心悦于你。”妖狐闭上眼低下头去,贴上白狼的脸颊。呢喃着。白狼挣脱开妖狐的怀抱,束紧了头发摆开架势。“那便战吧!”神色认真语气坚定。

箭矢瞄准着妖狐的眉间,松开手任由手中的箭飞向对面那双明眸。周白狼疾驰在这桃林中,试图与妖狐拉开距离。妖狐笑得很开心,整个人散发着一种愉悦的气息。打开了手中的折扇,同样毫不犹豫的跟上白狼的步伐。

追逐战并非两人的强项,你追我赶了许久后白狼停下了步伐。站在原地聚集全身的妖力,准备再给妖狐最后一击。强光过后,妖狐应声倒下。白狼收起手中的弓,神色隐晦的来到妖狐身边蹲下伸出手……

妖狐突然一跃而起,擒住白狼的脖颈将她举起。

咬着牙,白狼看着神色癫狂的妖狐认命的闭上眼,刚才终究是……心乱了。

那一箭射偏了。

空气逐渐被驱逐出胸口,窒息感逐渐占据她的整个身子,神志恍惚间白狼突然想到之前与桃花的对话。呼吸微弱的呢喃着:“爱……究竟是什么……”妖狐听闻,把白狼放到身前吻了吻她的唇角。声音低沉,像是来自深渊的恶魔:“小生对姑娘的……就是爱啊。”

白狼苦笑着迎来了永久的沉寂。

妖狐合上了白狼的双眼,把她平放在地上,眼中的迷恋于情意越发浓烈。看着她的身体像是在看着一件艺术品。

然而狂风骤起,林中的桃花疯了似的扑向妖狐和白狼。一边卷起白狼的身体,一边攻击者妖狐。看着白狼即将被带走,妖狐红着眼似癫狂般的攻击着周身的桃花花瓣。嘶吼着:“放下我的命定之人,把她还给我!”

 

再次醒来的白狼像是失去了什么,带着愧疚的看着面容苍白的桃花又闭上了眼。

“对不起。”她说。

“对不起什么?这句话你不该对我说,而应该对你自己说。”桃花向着白狼又输了一次治愈性的妖力后走出门。在离开前,她在门前停顿了一下像是在自言自语:“他走了。我想你可以猜到,毫无留恋。”

听到这话白狼心中不禁泛起无尽的悲凉,她明知最终的结果最终却还是不由自主的陷了进去。爱这东西太过玄奥,她不懂,但还总会有那一丝不切适宜的幻想认为自己的不一样的。她突然想起了妖狐曾讲过的故事。那些人鱼小姐、采茶姑娘、京都的大户小姐……

不知他会不会向下一个姑娘说起这雨条烟叶的桃林……

-Fin

评论(4)
热度(21)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