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韩叶】《魂归来兮》[中]

书(wu)生(jiang)韩文清X野鬼叶修

一个非常非常短的短篇

然而我就是想摸鱼

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

没捉虫

《魂归来兮[上]》

—正文—

“鸟之将死。其鸣也哀。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叶修趴在巨石上叼着一根野草在嘴里,一边听着韩文清读着书一边哼着一曲小调,至于叶修哼的是什么韩文清并没有听出来,不过肯定不是他所处这个朝代的乐曲就是了。

“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君子敬而无失。与人恭而有礼。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君子何患乎无兄弟也。”

“怎的韩书生,怎么不朗诵你那情诗了?”叶修翻了个身探了过去,看着韩文清的后脑勺说道。

“那不是情诗,是诗经。”韩文清一本正经的纠正着叶修的错误。

“好好好,那你为什么不读诗经了?”叶修无奈的敷衍道。

“读完了。”

“……”

叶修反应了一会儿,总觉得自己问了一个非常愚蠢的问题。不过也只是尴尬的安静了一小会儿,叶修就又无所事事的挑起了话题。

“韩书生。”叶修唤道。

……

“韩书生?”叶修又唤道。

……

“韩文清!”叶修喊道。

“你又有何事!”韩文清被叶修一声又一声唤的烦了,放下手里的书黑着一张脸转过身,一本正经的对着叶修说道:“你难道就无事可做吗?在这里扰人心神很有趣?还有,你为何只停留在此,为何不离开?”

叶修被韩文清正经的姿态所影响,也摆出一副正经危坐的样子。

听完韩文清的四个问题,叶修愣了一下晃了晃神。韩文清就目不转睛的盯着叶修那张苍白而又不真实的脸,等了许久,叶修终于神游归来看到韩文清这么一副正经的样子突然喷笑了出来:“我说我也忘了我为什么要呆在这里你相信吗?还有,你觉得一个鬼应该做什么?去官道吓唬吓唬人?半夜去哪个孩童家里吃了他们?还是和老道士们斗上一斗?我可没那闲情逸致。”

“所以,你就在这里玩弄我?”韩文清一字一字缓慢的说着,叶修貌似听到了磨牙的声音。

“非也非也,两个人大男人,一个人一个鬼我怎的玩弄于你?再者,你这面容……也非我所好。”叶修轻轻一跃跳下巨石,伸了个懒腰。

韩文清见此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书。

“你无非就是想与我相谈,何必拐弯抹角。”

“嘿,你这书生既然知道又为何戏弄于我?”

“看你心里生厌。”

韩文清把话一说开,叶修倒是不知该怎么去挑起一个话题。

沉寂了许久……

“韩书生,你为何要读书?”叶修面对着韩文清也席地而坐。

“父母之命。”

“就没想过抗拒?”

“不曾。”

“可有心仪的人?”

“没有。”

……

“你这书生!怎么如此没趣!”

“天生如此。”

叶修败下阵来。

韩文清看一下如同斗败了的公鸡,垂头丧气唉声叹气,踌躇了会儿开口道:“我天生巨力,幼时曾被一个和尚看中,说我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但是我爹蹉跎了一生在考取功名这件事上,我知道他不服气也不甘心。后来那和尚问我的意愿,但被我拒绝了。那之后,我也如同当年的父亲一般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考取功名光宗耀祖上。”

“所以你读书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你爹?”叶修问。

韩文清迟疑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韩书生,说真的。如果你想光宗耀祖,你还不如去参军。那样会比你死读书要容易得多。”叶修特别正经的劝说着。

韩文清瞥了他一眼,站起身拿起书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几天后。

当叶修再次见到韩文清的时候,韩文清只是板着脸说了一句:“你这野鬼,真是个乌鸦嘴。”

—TBC—

评论
热度(17)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