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叶楚】因为爱情[完全版]

【扫雷】

【扫雷】

【扫雷】

【同妻/夫设定[译为同性恋的妻子/丈夫]】

【文中CP为叶楚   [叶修→许博远   楚云秀→苏沐橙]】

【无虐无死亡无骗婚】

-01-

苏黎世。

主办方提供的宾馆门外的台阶上。

“给我也来根烟。”楚云秀穿着带有大兜帽的卫衣坐到叶修的身边,冷不丁地开口道,吓了叶修一跳。

“这大晚上的,出来吓人干嘛?”叶修问,一边又一脸不耐烦地掏出一盒白塔山递一根给楚云秀。

楚云秀看着叶修递过来的烟挑了挑眉说:“哟,教科书,你现在就这档次的?”嘴上虽然嫌弃不过还是接了过来,给点上了。

叶修听到楚云秀这话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刚开始的时候没钱啊,只能抽这个档次的,抽着抽着就习惯了。不喜欢给我,这次出国我本来就没带多少来。”不过看着楚云秀娴熟地吞吐着烟雾,想了想还是多嘴了一句:“女人总抽烟不好。”

楚云秀没想到叶修会说这么一句话,颇为诧异地看了看旁边的男人,之后又抬头看了看天空,叹了口气回答:“习惯了,闹心的时候不抽两根更闹心。”

一根烟燃尽,看着楚云秀短时间内是不会想进去宾馆的架势,叶修颇为心疼地为她又点了一根,扔她一个女孩子在这异国他乡的……宾馆台阶上,他做不到啊,只好舍命陪君子了。

“怎么?烟雨的事儿?我以为舒家两姐妹的事儿你早就看开了。”

楚云秀摇了摇头:“不是,是私人的,感情上的问题。”

感情?四大心脏之一的战术大师叶修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怎么?有喜欢的男孩子了?”

话音刚落,楚云秀就转过头眼直视着叶修的眼睛,缓慢地吐出两个字:“女的。”

“咳咳……咳咳……”叶修怔了一下,随后就被自己刚吸到咽喉里的烟呛到了。“咳咳……什么?女的?”叶修不确定地又重复了一遍。

楚云秀点了点头。

叶修还在震惊中没回过来神,而楚云秀则是有些后悔,对于自己突然这么直白对一个男性说出这种话。两个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尴尬而又怪异的气息。

看着楚云秀把那根烟抽完,叶修刚想问一问那个女的是谁,就听见楚云秀自顾自地开始说起来:“你们队那个叫莫凡男孩子怎么样?她和我说她和他谈恋爱了,他很不爱说话,和周泽楷那个羞涩的闷葫芦一样沉默寡言。你也是老江湖了,替我参谋参谋那个男孩子的品行呗。”

听完楚云秀的话,叶修的神色突然变得很怪异:“她……嗯……他……莫凡是我从神之领域找到的,人品尚可。不过那小子比周泽楷还闷,队里除了沐橙没人能跟他说超过三句话。你……不会吧……”

“呵,如你所想。”楚云秀苦笑了一声,也就这么承认了。

“沐橙她……知道吗?”叶修有些踌躇地问。

“还有烟吗?…算了算了,不要了。沐沐她不知道,我从来没和她说过,但是她有没有发现…我不知道。只是前几个月我有一次情绪不稳定,说了点什么。之后,她就和那个……莫凡宣布在一起了。”

“我喜欢她,但我不能说。我无所谓,但是别人会怎么说她?我难以想象。”

楚云秀把双手插进头发里,鼻子抵着膝盖。

看着眼前如此脆弱的楚云秀,叶修不知该如何去安慰她,只能把手放到她的肩上,轻轻用力捏了捏。

突然,楚云秀抬起头对着叶修说道:“叶修。”

“嗯?”

“我们在一起试试吧。”

“……”

“算了,当我没说。”

楚云秀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灰,揉了揉眼睛对着还在恍惚中的叶修说:“回去吧。晚安。”

转身,回到宾馆。

叶修没有看楚云秀远去的背影,望着远处的天,苦笑了一下。同命相连啊——

-02-

叶修回到宾馆,躺在床上瞪大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天花板。

睡不着啊…哎…

“滴滴……滴滴……”

枕头旁边的手机突然传来一个久违熟悉的声音,叶修回了回神,翻了个身拿出来,只见手机上方的QQ特别关注人在空间发了一条消息。

一个穿着西装傻笑的男人,和一个穿着婚纱满脸幸福的女人。标准的婚纱照。

而配的话是…

我要结婚了/开心

消息来自蓝河。叶修突然想起刚才和楚云秀说话的场景,想起那种无力心酸却又无可奈何的感受,一时间没忍住情绪就打开对话框,给许博远发了一句话。

【君莫笑:在?】

发出去后才恍然自己做了什么,瞬间冷静一下来。

【蓝河:?我在,叶秋大神怎么了?有事吗?】

【君莫笑:是叶修^_^】

【蓝河:抱歉抱歉,叫叶秋叫习惯了,这么久了也没有改过来。这么晚怎么想起来找我说话了?那边的时间好像和我们这边不一样吧,没关系吗?】

【君莫笑:我有些睡不着。】

【蓝河:怎么?】

叶修打字的手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

【君莫笑:赢得太开心了,兴奋的。】

【蓝河:是吗?那真的太好了,恭喜!】

许久…

【君莫笑:你要结婚了?】

【蓝河:诶?是啊,大神你怎么知道的?】

【君莫笑:你不是刚刚在空间发了吗,新娘很漂亮。】

【蓝河:我忘了!她人也很好,感觉找到了归宿。】

【君莫笑: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蓝河:下个月一号,还有五天。要来吗?】

【蓝河:哦,我忘了你们在国外回不来,真是遗憾】

【君莫笑:嗯……祝你幸福。】

【蓝河:谢谢,一定会的/开心】

【君莫笑:我去睡了,明天还有比赛。晚安。】

【蓝河:晚安大神/拜拜】

还没等你喊对自己真正的名字,你却早已不属于我。

叶修的手指停留在屏幕上许久,直到那个名为蓝河的名字变成灰色。叶修苦笑了一声,喃喃道:“真快啊,都要结婚了……”

叶修喜欢许博远,也就是蓝河。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第十区的初遇,也许是后来拉他进兴欣当管理,也许是后来慢慢地了解,叶修不知道。

他叶修把自己这十来年的时光都献给了荣耀,并以此为荣耀。喜欢的人有过,恋爱也谈过,但就是没有哪个人能像许博远一样,深深地扎根扎在他的心里,他却不能像荣耀一样,一直陪伴着他。

叶修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男人,其实仔细想想,他和许博远的交集并不算多,甚至可以算得上是很少。

但是,叶修却就那么奇怪地爱上了,没有任何的理由。

那名为喜欢的感情就犹如脱了僵的野马,冲着那个名为许博远的男人狂奔而去,拉不回来。

叶修把这件事像楚云秀一样放在了心底,就连苏沐橙都没有告诉。

他不能说,更不敢说。

喜欢一个人,是要去分担对方的负担,而不是变成对方的负担。

时钟滴答滴答地转动着,叶修看了一眼旁边桌子上的钟表已经两点多快三点了,想了想今天还有对战德国的比赛。得睡觉了,明天必须有个好精神。

睡吧,兴许还会在梦中和他白头到老。叶修想着,闭上双眼沉沉地睡去。

-03-

中国队在世锦赛上获得冠军是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事情,为了庆祝,冯主席在苏黎世为所有参加比赛的队员,和随队来的工作人员开了一上盛大的庆祝酒会,并且说回国再大办一场。

今夜,所有人都很兴奋。

楚云秀拿着一杯酒躲在角落,看着眼前的人群。

“怎么就一个人?”苏沐橙走到她的身边,笑着问道。

听到苏沐橙的声音,楚云秀回过神来:“哦,太闹了。”

“那边可是有好几个盯着你的外国人,没有看上的?不去跳个舞?”苏沐橙抿了一口酒,一边调笑着楚云秀。

楚云秀揉了揉鼻尖,无奈地笑着叹了口气:“我爸妈可不会接受一个洋女婿。”

苏沐橙听到楚云秀的回话忍不住笑出了声:“噗哈哈,也是,伯父伯母那么传统保守的人。那你现在就没有看上眼的男人?”

听到苏沐橙这么说,楚云秀的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下。

疼,但无可奈何。

若无其事地把目光从苏沐橙身上移开,楚云秀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没有。我还没有遇到,能让我心动的男人。”

“诶……韩文清不好吗?不是据说他在追你吗?”苏沐橙又想了想说道。

楚云秀听到那个名字一愣,有些愕然:“这……和他有什么关系?你怎么会想到……老韩?”

苏沐橙耸了耸肩:“霸图内部传出来的消息,快说说你有什么想法?”

“没什么……想法啊。我就是不喜欢他。我是说那种爱情层次的喜欢,对于韩文清这个人我还是蛮钦佩的。还有,怎么说这种事情还是要两情相悦的吧。”楚云秀对着苏沐橙回答着。

“好啦好啦,我开玩笑的就随便提了一句。”苏沐橙摆了摆手打了个哈哈,敷衍了过去。

此时楚云秀想到了什么,深深地看了一眼拿着酒杯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的苏沐橙,没说什么。那种事情,一旦点破想挽回都挽回不来了。

“那我们说说你,你和你男朋友最近怎么样?”楚云秀一边叫来侍者又拿来一杯酒,一边问苏沐橙。

“我们?还好啊,每天两个电话,早上一个晚上一个。虽然基本上都是我在说,但是最后挂电话的一定是他。”说着,苏沐橙脸上浮现出一丝甜蜜,嘴角也不自觉地微微翘起。

楚云秀看着这个样子的苏沐橙,虽然替她开心,但又不由得在心里苦笑着。

“他对你好就好,如果哪一天他敢辜负你你就来找我。我绝对,绝对会让他后悔。”说完,楚云秀就一口干掉了手里酒杯中的酒。

苏沐橙怔怔地看着楚云秀,过了几秒才回过神扯了扯嘴角回答:“好。我记住了。你永远都是我最好的朋友。”说着,张开双臂拥抱住了楚云秀。

楚云秀垂在两侧的手缓缓地环上了苏沐橙的后背,轻轻地拍了两下。感受着如此熟悉而又温暖的怀抱,楚云秀在苏沐橙看不见的地方眼睛瞬间湿润了。

许久,苏沐橙首先放开了环在楚云秀腰上的手臂,对她笑了笑说:“我去看看叶修。”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手臂上的余温渐渐消失,楚云秀看着自己的右手发着呆。之后叹了口气,又放下了胳膊。刚一转身,就看到了靠在墙边的叶修。

“我们试一试吧,在一起。”

楚云秀听到叶修这么说着。

-04-

楚云秀不知道为什么叶修会突然考虑了自己说的事情,但这样的结果可谓是皆大欢喜。对于那天庆祝酒会上的事情,楚云秀也问叶修了,问他什么时候在的。

“没看到多少。”叶修是这么回答的。

楚云秀知道叶修肯定是有所隐瞒,但彼此心照不宣。

两个人顺理成章地走到了一起,但平常的相处模式却并没有多大的改变,依旧是你过你的我过我的,不过平常休假的时候会出来一起看个电影吃个饭,倒像是一对老夫老妻。

虽然两个人谁都没说,但媒体捕风捉影的力量永远都是最强大的,没过几个月这件事情就被爆了出啦。惊呆了职业选手圈儿的一票人。毕竟谁都没想过,楚云秀和叶修会走到一起。

某天晚上,楚云秀一个人在训练室做着战队的一周工作总结。

“你还记得吗,记忆的炎夏,散落在风中的已蒸发,喧哗的都已沙哑,没结果的花,未完成的牵挂……”手旁的手机突然来了一个电话,看着来电人苏沐橙的字样楚云秀点了接通键。

“喂,有什么事吗?”楚云秀问。

“你和叶修在一起了?”电话那头的苏沐橙的语气有些急迫。

……

“嗯。”楚云秀轻轻地回答。

“呼……你怎么不早说!你是不是不把我当朋友啊,这么长时间都不和我说。好歹我还替你的感情问题操了那么多心!”苏沐橙松了一口气调笑着。

“没有必要大张旗鼓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吧。”楚云秀回答着。

“那也应该先告诉我,好了我就是来证实一下。不说了,我先去找叶修那家伙。拜拜。”说完就挂了电话。

楚云秀放下手机,整个人趴在电脑桌上。只有她一人的训练室空空荡荡的,好似隔离了全世界。

与此同时,叶修也接到了一条来自许博远的祝福。

“祝福叶修大神和楚云秀楚队长百年好合幸福美满。”

叶修看着屏幕上的字,像是放下了什么笑着回复了一句:

“谢谢。”

-05-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都是耍流氓,虽然这句话和楚云秀叶修的现状完全不符合,但两个人最终的目的确实是结婚。

“所以,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结婚了?”楚云秀问。

“噗……咳咳咳……”叶修听到楚云秀的话,再次被自己刚吸到喉咙里的烟呛到了,“虽然我们的最终目的是那样,但……现在?”

楚云秀苦笑了一下:“我爸妈对于我的婚事越发着急了,我和他们说过我们俩的事情。我妈说最迟明年,必须结婚。对于我嫁一个相同职业的男人,这已经算是他们最大的让步了。你知道,我也不想的。”

“我知道,那你是怎么想的?”叶修问。

“我今年初秋就要退役了,那就明年四月份吧。一切事情都尘埃落定,我也能安心当一个妻子,相夫教……”说着说着楚云秀突然停住了,又连忙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我先走了。再见。”说着,拿起包转身就离开了。

孩子,对于他们两个还是一个不愿被提起的话题,毕竟他们两个一个是同性恋的妻子,一个是同性恋的丈夫。虽然两个人对于这件事并不厌恶,但总觉得……会有些奇怪。

叶修喜欢许博远的事情,在他和楚云秀谈恋爱的那段时间里叶修就对楚云秀坦白了。楚云秀虽然感到了惊讶,但没说什么表示理解,也想通了叶修为什么当初会同意自己那无厘头的请求。

“同命相连”

同命相连。

两人的婚礼并没有大操大办,就是在一个酒店宴请了两家的亲人和他们两人的朋友。

伴郎是叶修的弟弟,伴娘是苏沐橙。

叶修也邀请了许博远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但好巧不巧的许博远的妻子怀孕快临产了,只能作罢。

“你今天很漂亮。”楚云秀笑着对苏沐橙说道。

“你也是。”苏沐橙伸手又打理了一下楚云秀头上的头纱回答着。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楚云秀作为你合法的妻子,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她,尊敬她,安慰她,关爱她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她吗?”

“我愿意。”

“你愿意在这个神圣的婚礼中接受叶修作为你合法的丈夫,一起生活在上帝的指引下吗?你愿意从今以后爱着他,尊敬他,安慰他,关爱他并且在你们的有生之年不另作他想,忠诚对待他吗?”

“我愿意。”

“新郎亲吻新娘。”

在众人的哄闹声中,叶修只是亲吻了一下楚云秀的脸颊。

楚云秀在叶修的耳边说道:“或许我们不能成为最亲密的恋人,但我们一定可以成为最亲密的朋友。”

愿我们所爱之人都有一个美好的明天。

—Fin—

评论
热度(29)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