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地平线》[完全版-含番外]

《地平线》

文/君白

<<<<<<< 

黑暗已至,灯火辉煌。

那个男人站在黄少天的面前。侧着身子,不去管海浪打在他白皙的脚踝。他的唇开合着,貌似说了些什么,可是黄少天却什么都没有听到。黄少天努力地迈开步伐想抓住那个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越跑,他就距离那个人越远。

最后,梦醒了……

黄少天躺在床上,被子胡乱地堆在小腹和胯部那里,右手放在额头上,看着天花板发着呆。这个奇怪的梦已经缠绕了他快两个月了,他非常确定那个侧脸不是他所知的任何一个熟人,但是那个人又为什么一脸忧伤地出现在他的梦里?

“Do you knowthat I'm OK?Are there things you wanna say.Thinking ofyou night and day.Hopping you'll come back and stay……”

手机铃声突然在枕头旁响起,唤回了黄少天的神志,随手接起电话:“喂?”

“醒着没?”张佳乐的声音传到了黄少天的耳朵里。

慢慢地坐起身子,黄少天一边捏了捏自己的鼻梁,一边戏谑地笑着:“才醒,大早上的什么事儿啊,张佳乐,要没什么要紧的事儿还吵醒我我可要打你了啊。”

“呸,你小子也不看看表几点了?快十一点了!”张佳乐的语气有些气急败坏,但是一听就是装的,不过就是朋友间的调笑罢了。

黄少天回头看了看床头的闹钟,果真时针指着十,分针指着五十多。没想到这梦做的时间越来越长了……黄少天微微有些惊讶,随即又皱了皱眉。而另一头的张佳乐听到黄少天半天没回话忙叫唤道:“喂喂喂,喂喂喂!黄少天怎么了,你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说话啊!”

听到张佳乐提高了近一个八度的声音,黄少天把手机远离了自己的耳朵,开了免提:“别那么大声,听着呢……怎么?今天怎么有心情找我了,你家那口子呢?今天没和你在一起腻歪?”张佳乐听到黄少天的话立刻反驳道:“屁!什么叫腻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那叫恩爱!大孙被经济管理系的一个教授叫走了,今天就我一个,出来一起玩儿啊?”

“诶呦呦,诶呦呦。男朋友不在了开始想起我了,早干嘛去了?嗯?”黄少天听了张佳乐的话不禁笑骂道。而张佳乐也不再多啰嗦,带着一股痞子气地说:“就一句话,你出不出来吧。”黄少天妥协了:“我出,我出去。哪儿集合?”“老地方。”“行,我知道了。”说完两个人便挂了电话。

一时间,房间里又重归于平静……

 

<<<<<<< 

潇洒的翻身下床,黄少天光着脚走到浴室,对着浴室里面的镜子自恋的摆了几个POSE秀了秀自己并不算健硕的胸肌。不过刚摆了几个就泄了气,感觉自己真的是很无聊……

对着镜子瞅了瞅自己的脸,黄少天摸了摸下巴感觉有些咯手貌似长出了些许胡茬,挑了挑眉倒也没去管。敷衍的洗了洗脸,又从洗漱台上拿过其中一个杯子刷了牙。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又从一个颓废模样的死宅男变回阳光帅气的美男子,黄少天满意的点了点头。

拿过衣架上距离自己最近的外套穿上,再穿上自己新买的新百伦鞋,就一个字——帅!

十一月,按时间上来说已经算是深秋接近冬天了,但是今天却不冷。没有风,万里无云算得上是难得的好天气。

张佳乐说的老地方是临近郊区的一个篮球场,他和黄少天高中的时候就是因为一场高校之间的篮球赛认识的。两个人不是一所高中,却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因为以前见过面打过球,倒也就这么认识了。成了一对儿损友。

张佳乐在黄少天距离自己还有一百多米的时候就开始挥手,喊着:“这里,黄少天这里。”还好周围没有其他人,不然黄少天一定会立马转身当做没有这个朋友。

黄少天一路小跑到了张佳乐身边,两人击了下掌。看着张佳乐脚下的篮球黄少天乐了:“怎么?带了家伙啊,来一场?”张佳乐看到黄少天这表情不爽了:“今天叫你就是要虐虐你,来一场就来一场输了可别哭鼻子。”

“嘿嘿嘿……”黄少天笑了笑,突然就捞走了地上的球跑到三分线处一个投篮——“咚”“来,看谁虐谁!”拍了拍手,黄少天对着张佳乐挑衅道。张佳乐脱了外套丢到一边,也进了“战场”。

两个多小时的你来我往,两个人像生死大敌一样谁都不让谁,到最后都躺到了地上也没分出个胜负。“93比90,我赢了哈哈哈”张佳乐像条死鱼一样瘫在地上,喘着粗气大笑道。

“诶诶诶,张佳乐我怎么记得是89比90啊。赖皮啊你,还能不能输的起了啊,输不起下回就别找我了。哈哈哈哈哈……”黄少天虽然也累得要死,但还是坚持不懈的对着自己的死党唠叨着。

“喂,黄少天这才像你嘛。”张佳乐坐起身子,右手摁在地上支撑着身体左手捂着肚子看着黄少天说。不过黄少天听到这话倒是一愣,完全没反应过来:“什么?”

“前一阵子你话突然变少了,整个人的气质都变的文绉绉的,活像那个历史系的老头子。对我也特别客气,是不是失恋了啊你小子。听哥的,世界上好树那么多何必在一棵上吊死……”张佳乐在那像个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的说,可黄少天的脑子却感受到了重击。

脑袋一阵眩晕,黄少天模模糊糊的看到了自己梦中的那个人。那人的脸虽然模糊一片看不清楚,但是黄少天看清楚了那人的眼睛……充满了他不能理解的忧伤。

 “少天……”黄少天听到了一个男人清冷温润的声音……

 

<<<<<<< 

眼皮很重,重到睁不开眼睛。耳边的声音很嘈杂,好像是两个人在争吵但是……和他又有什么关系?这么想着,那刚刚有些清晰的意识又重归于混沌……

黄少天感觉自己好似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除了一片黑暗之外什么都没有。他努力了很久,出不去,发不出声音,整个世界压抑得能逼着人想要自杀。他一直在奔跑着,感觉不到劳累地奔跑着,但是却跑不到尽头。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终于,在很久很久之后他看到一丝丝的微光,身体变得很轻,向着那道光飘去……

看到病床上的黄少天睁开双眼,张佳乐难以置信地张大嘴巴,强忍住想要大吼的冲动有些手足无措的呆站在原地。

黄少天觉得自己很渴,脑子很浑,意识不那么太清晰,身体使不上来一丝一毫的力气,他就像是条濒死的鱼。

“黄少天?黄少天!你清醒没有?感觉怎么样?有哪里难受吗?”看到苏醒了的黄少天眼神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张佳乐不由得有些着急。黄少天听到声音才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人,费力的转过头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无奈嘴巴和嗓子太过干涩而发不出声音。意识到自己现在的状况,黄少天只好用着唇语对张佳乐说:“水……我要喝水……”

看着黄少天蠕动的双唇,张佳乐是干着急却看不懂。“乐乐,给他倒杯水。”突然门口传过来一个阳刚的声音。“哦……哦……”听到这个声音,张佳乐才恍然大悟似地点了点头,急忙给床上的黄少天倒了杯温水。

喝了水的黄少天终于感觉自己又活了回来,真像是在地狱里走了一遭。

此时,黄少天才终于有时间看了眼身边的人,虽然刚才毛毛躁躁的但是仔细一看还是比较稳重可靠的,只是这脸……有些熟悉,看着像张佳乐,可是未免……老了些吧。

“大孙,你先出去找下医生。我和少天聊聊天。”张佳乐走到床边坐下,之后扭头对门口的孙哲平道。孙哲平微微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就出门去找医生了。张佳乐目送孙哲平出了门之后,回头对上了黄少天的目光。

“你……”

“你……”

两个人似心有灵犀般一起开口,但张佳乐抬手制止了想要说话的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强硬地说:“你听我先说。”看好友如此坚持,黄少天只好有些费力的点了点头。

“那天打完球不知道怎么回事你就突然晕倒了,把我吓坏了我立刻叫来孙哲平把你送到医院。你的症状很奇怪,像是突然变成了植物人一般,新陈代谢的速度很慢,非常慢!如果不是你的心脏还在跳动着,我一度认为你已经死亡了。再然后,你就一直在沉睡,一直睡到了现在。睡了……20年。”张佳乐缓慢而又平静地诉说着,说出来的话却一字一字击中黄少天的灵魂。

黄少天缓了缓心神,有些失神的说:“我知道了,谢谢。可以……让我静一静吗,我一个人。”看着黄少天眼神里的脆弱和哀求,张佳乐还想开口说些什么可是最后就化为一声叹息……起身走到门口,打开门张佳乐还是没忍住回头看了一眼黄少天,却发现对方没有看自己而是把头扭了过去看着窗外。走出门,轻轻把门带上。

而黄少天则是静静的呆看着,窗户上映着的,是自己这20年来丝毫没有变化的面容。

 

<<<<<<< 

没过多长时间,黄少天就出院了,医院的气氛太压抑,他不喜欢。黄少天恢复的很好,就连医生也不免称奇,他现在完全不像是一个大病初愈的人。张佳乐坚持要让黄少天再在医院观察一阵子,只是黄少天摇了摇头,拒绝了。这事儿最后俩人倒也就再没提过。

黄少天自己也知道孙哲平和张佳乐有自己的工作不能围着他转,从张佳乐那里拿回自己的身份证信用卡手机什么的,就向两人道了别回到了自己原本的小公寓里。

不过他显然忘记了此时是20年后,他的房东也已经从那个胖男人换成了一个中年妇女。黄少天无奈的只好去重新租房子。

走在曾经熟悉的街道上,黄少天却没有半分熟悉的感觉,那种他不属于这里的荒谬感越来越强烈。他像是一个外来者,冷漠地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

最后,黄少天找到了一间不大的房子,远离闹市而且价格也很合适,爽快的交了半年的租金就这么,又安定了下来。

黄少天大学修的外语专业,主修英语,选修的德文和意大利文。说实话,这种专业好找工作,但也不好找。黄少天找了一个比较有权威的课外教育机构俗称补课班当起了英语老师,顺便也接一些翻译工作,他不是没想过出国,但是最后也就只是想了想。

渐渐的,他开始不爱说话,生活起居有了规律,脸上总是挂起有些疏离感的浅笑,他也开始变的嗜睡,除了必要的吃喝拉撒工作之外其他的时间都交给了睡眠。

这期间张佳乐也来找过黄少天几次,但也就只是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

又一天清晨,闹钟催了好半天黄少天才不耐烦的翻了个身把它关掉。又在床上享受了不到十分钟的温暖,才慢慢的坐起身。他闭着眼睛,随手捡起床边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耷拉着脑袋,磕磕碰碰地走到卫生间解决了生理需要。此时,黄少天的眼睛才睁开了一半,粗略地洗了把脸刷了牙,走到餐桌旁坐下,拿起报纸一边吃一边看。早餐是杯热牛奶,煎了七分熟的蛋和自制的三明治。

看了眼墙上挂着的表,距离他上班还有半小时,黄少天加快了咀嚼速度,之后离开餐桌穿上外套匆匆出了门。

12月的风吹在脸上有些冷,出了地铁黄少天把头缩进围巾里,低着头赶着路。

“砰……”黄少天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抱歉,抱歉。我没看路,你没事……”吧字还没说出口,黄少天就被眼前的人紧紧地抱住了。

那个人抱着黄少天,身体微微有些发抖:“少天……我终于找到你了。”

黄少天完全愣住了。

“文……洲?”

 

 

 

<<<<<<< 

黄少天做了个梦,他梦到在梦中自己梦到了喻文州可是自己却不认识他,还梦到了自己在梦中昏睡了20年。很可笑,也很真实。

 

睁开眼睛,黄少天有些失神地望着天花板。

“醒了?”

黄少天看向声音的来源,是叶修。

“嗯”

 

—END—

 

 

 

 

—番外—

这个实验原本喻文州是不同意的,可是一边是好友的坚持,一边是爱人的好奇,他也只能点头答应了。

造梦。顾名思义,在深层次的睡眠中创造出一个独属于宿主的梦境,在梦里什么都可能实现也什么都能实现。叶修是实验的发起者,黄少天是实验的第一个体验者。但是他们小心再小心还是出了意外,黄少天陷入了深层次的沉睡,被困在梦境里。

听到这个消息时,喻文州整个人都僵住了脑子一片空白,之后拔腿就跑向叶修那里。看到叶修,没给他一点解释的时间,抓着他的领子,咬着牙强忍着想要动手的冲动:“你说过不会有事的。”

“抱歉……”

听到这两个字,喻文州放开了手浑浑噩噩地站在那里,手捂住脸慢慢的蹲下,无助得像个被遗弃的孩子。

叶修没说话,点燃了一支烟,静静地看着蹲在地上的喻文州。

再然后,又过了好几天。喻文州和叶修是吵了又吵,两个人的关系越加僵硬。喻文州每天除了吃饭喝水上厕所之外一直守在黄少天的身边,每天只睡不到两个小时就会自动起来。叶修最后还是没忍住和喻文州说了件事。

“黄少天能醒,但是单靠他自己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的,除非有人进入到他的梦境里面去把他唤醒。但是这很危险,一不小心你们两个就都会陷入梦里永远的沉睡下去。”

喻文州握着黄少天的手,静静地看着黄少天紧闭的双眼对着身后的叶修说:“我要试试,就算不能把他唤醒,能和他在一起我也心甘情愿。”叶修叹了口气,他就知道喻文州会这么选择所以才隐瞒了这么久,但是……“唉……”

喻文州躺在黄少天旁边的床上,带着一些给他准备好的精神感应仪器,闭上了眼睛。

到了黄少天的梦里,喻文州才知道自己的处境有多艰难。黄少天不记得他了,而且自己在他的梦境里面处处受到限制,喻文州试图唤醒黄少天,却让他在梦境中陷入更深层次的昏迷状态。

再后来,喻文州逐渐适应了梦境里的一切,看到黄少天苏醒,回到日常生活中他忍不住冲到黄少天的面前紧紧地抱住了他。

 “少天……”

 

 

在黄少天从梦境中清醒过来之前,叶修就把喻文州给转移了。他知道喻文州永远地留在了梦境里,他也知道喻文州知道他自己出不来了。

叶修也庆幸,黄少天忘了一切。

站在大门口叶修把快燃尽了的烟扔在地上,用脚碾了碾,挥手和黄少天说了再见。

 

—Fin—

评论(10)
热度(12)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