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软硬皆修的科幻/平行时空】《阿巴拉》[第零卷-4]

Parallel.4

   迷迷糊糊的,我捂着脑袋坐了起来。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前一天晚上喝酒喝高了,第二天身体脱力的那种恶心感一样,身体有些僵硬,使不上来力气。

   坐了将近能有半个多小时,那种脱力的恶心感终于慢慢退去,我整理了一下思路,却发现有一段记忆像消失了一样,皱了皱眉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看了一眼墙上悬挂着的电子日历才惊讶的发现,我居然睡了一天多,将近两天!

   不过突然间我便愣住了,怔怔的看着闪烁着异样红光的监视器,脑袋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先一步动了,三步并两步的跑到监视器下面,把它卸下来,连接到自己的区域网络上,打开了里面的视频内容。

   显示器里只有一个短短的不到十秒的视频,镜头里的我突然被一个黑色的“未知物”击中,那东西竟然融入了我的大脑!之后之见屏幕里的自己全身抽搐,突然间又一下子安静下来。视频就到这里,剩下的4秒钟就全是“雪花”了。

   我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心里并不是没有恐惧,但更多的是疑惑。那黑色的东西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进入到我的大脑?虽然疑惑很多,但我还是得出去“工作”,顺便去趟老爹的酒吧问问那东西是什么,胡乱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

   刚踏出门口一步,我就感觉到一丝异样,后背有些发凉,感觉就像是被一条蛇盯上了。额头有些冒虚汗,我知道敌人不动我就不能动,但是也不能坐以待毙。暗自将小腿绷紧瞬间发力向前冲出去几百米远,那种感觉终于消失了,神经放松下来的我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喘着粗气,回过神来后背手心竟全是冷汗。

   松了口气想站起来,但发现腿软的像滩烂泥。“妈的,伊洛你真TM的是个胆小鬼,只是被人盯了会儿,连人影都没见到就被吓成这样,呵呵,这些年在伊洛斯白活了!”自嘲了下,还是慢慢爬起,去往人比较多的地方,那目标杂容易隐蔽和逃脱。

   今天是我这些年来过的最胆战心惊的一天,但早上的事儿就像是我做的白日梦,那种被人盯着的渗人感再没出现。我都快被折磨疯了,但是为了自己的小命不会突然被夺走,我不得不绷紧自己的神经,提高警惕集中注意力,不放过身边任何一丝风吹草动。

   表面脸色没变,但心里早就骂上了:我TM的什么时候惹上过这么强大的敌人了?怎么连我自己都不记得啊!我是不怕死,但还是希望可以给老爹和老家伙养老送终,顺便多活几年的。

   在外面游荡了一整天,我一直有意无意的远离老爹和老家伙的地盘,我不知道那个人盯着的只有我,还是和我身边的所有人。

   冷静下来仔细想了想,能惹来这祸事的不可能是我自己,我又不是傻子谁会给自己找那么大的麻烦还不记得?

   突然灵光一闪,是那黑色的未知物?在我排除所有不可能的答案之后,这怪异的东西再怎么匪夷所思也只能是最后的真相。但那东西已经融入我的身体里了啊,我怎么给他们!这TM的麻烦事儿还是解决不了,那就打死都不承认东西在我这里,我暗自下了个决心。

   不可能永远都在外面躲藏,夜晚的伊洛斯比盯上我的人更加可怕,绷紧了一天的身体有些发麻,但我不得不踏着沉重的步伐走向家,伸手打开了门。

   屋子里一片漆黑影响着我的视野,暗骂了一声“该死的!”放慢脚步,门渐渐关上。

   在门被彻底关上的一刹那,我僵住了。因为一把反射着寒光的匕首正抵在我的脖子上,深吸了一口气迫使自己平静下来,不能自乱阵脚我这么告诉自己。

   一个沙哑的声音在我背后响起:“小子,把磁石交出来,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

   “磁石?那个黑色的东西?果然,就是那该死的东西给我惹来的祸事,谁他妈的把那祸害扔进我们家的?”突然,我苦笑了一下,我真是不怕死啊还有时间和心情想这个。咽了下口水使自己的声音显得更自然些:“你在说什么?我可不知道你口中的磁石是什么,没见过更没在我身上。”

   “桀桀桀桀,你小子说谎了。”那人发出了一个渗人的笑声,我立刻反驳道:“没有!”匕首的刀刃更加接近我的皮肤,我感觉仿佛轻轻一用力就能在我脖子上割开个口子,我感觉周身的温度又下降了几度那人贴近我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说:“那你紧张什么?”

   我翻了个白眼,余光瞄了瞄那人,发现他是杜比,突然灵光一闪,缓缓抬起双手作投降状,嘴里一边说道:“东西确实在我这里,但不在我身上,而是在这屋子里的某一个地方,不如你放开我让我去找?我知道我打不过你,我不会逃跑的。”

   “不要妄想耍什么花样,就这么去找我跟着你的脚步。”那人说着,把匕首稍稍已开了一些,感觉到匕首不再那么紧贴着我的皮肤,我暗自松了口气。

   那人刚想搜索屋子,我看准时机一把抓住那人握着匕首的手腕,大拇指用尽全力的按着他的手腕大动脉,那人可能没想到我会突然出手,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紧紧地握住匕首,又要攻击我,危机中我又一脚踩到他的脚面上。

   脚跟手不断用力,我没想到他的忍耐力如此之强。他的右手勒着我的脖子愈加用力,我们两个就这么僵持着,渐渐的我有点呼吸不上来气,恐惧也将冷静代替,但是我不能松手那样会没命的,我低头举起他的手腕狠狠地咬了下去,我感觉我的牙齿穿透了他的皮肤,嘴里弥漫着血液的腥甜。

   他最后还是没有挺过疼痛感,张开手掌匕首掉在地上,放开我的脖子向后退了几步。我毫不犹豫捡起地上的匕首,小腿用尽全力翻滚到屋子另一头。坐在营养仓后面,紧握着匕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美好的空气。

   看了看手里的匕首,心里有些没底因为……这是最后一搏了。

   翻了个身,在营养仓后面露出个脑袋,看着那个人垂着手腕跛着脚一瘸一拐的向我走来,一脸凶狠嘴里还吼道:“该死的小子你死定了,居然把老子弄成这样!”

   瞄准他的心脏,看着他慢慢接近深吸一大口气,举起匕首使出全身的力气用力抛了出去,那人见我抛出匕首连忙侧身一躲,只听见“叮——”一声扎到了门里,我心一凉。

   完了。

   那人笑的猖狂,叫嚣着:“屁大点的年纪还学大人玩刀?没了匕首看你那什么打败……”就在我想闭上双眼接受命运的这一时刻,突然又一把泛着蓝光的匕首飞了过来,准确的刺入了他的心脏。

   我就那么呆呆的看着眼前已经倒下的人,我有些发愣,什么个情况?

   突然,后经受到重击来不及回头看看敌人是谁,只能在我倒下晕过去之前听到这么一句话:“呵呵,有趣的小子。”


评论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