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软硬皆修的科幻/平行时空】《阿巴拉》[第零卷-3]

Parallel.3

   想离开伊洛斯,抛弃贫民身份并不难,但也称不上是简单。我所知道的方法就有好几种。

   第一种方法是找一个平行时空佣兵团加入。这个方法是最简单的,但也是死亡率最高的。因为新加入的人没有当佣兵的经验,甚至连只兔子都不敢杀何况杀人?再有就是有经验的老人们看不起对佣兵界懵懵懂懂的新人,而且一遇到危险老人们也不愿意去舍命救新来的人,有的甚至把新人当做炮灰诱饵,任新人们自生自灭。但是虽然这个方法死亡率最高,但还是有很多人愿意去尝试,说不定哪天就成功了呢?

   第二种方法,就是给平民和小贵族做下人,这还是好听点的说法,难听点儿说白了就是奴隶。没有尊严没有自由,任人驱使鞭挞,被玩儿死了也只能得到别人一句:“活该!”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会选择这种方法,当然也不排除以此为荣的人。

   第三种方法是我认为实行起来最难的,那就是抱上一个大贵族的“大腿”。让一个大贵族对你感兴趣从而提拔你,给你“身份”和无尽的荣华富贵。不过,呵。你怎么让一个大贵族对你感兴趣?好吧,这个也先不说,贵族和平民基本不会来伊洛斯,大贵族则是根本就不会来甚至有的大贵族根本不愿提起伊洛斯,所以也不会有机会见到大贵族,除非你上面有人,不过既然你上面有人,那这种方法不就是等于我白说了么?

   回到了家躺到营养舱里,床头的收音机里传来:“滋啦——滋啦——”的噪音,我抬手捶了它一下,慢慢的可能是我的暴力手段起了作用,竟渐渐传来较为清晰的声音。

   “神龙帝国的最高发言人在契亚中心殿堂面见了……”

   “摩尔维克大公的女儿被发现包养十几个男宠。”

   “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东西啊。”我叹了口气喃喃道。

   “夜狼与星辰被发现在伊洛斯某处发生火拼,据目击者提供的消息来看,是夜狼的响尾蛇大队和星辰恒星第三大队,响尾蛇和莫雷队长均有受伤。”收音机里的女声犹如机械般叙述着这件事。

   夜狼和星辰。                                                                         

   听到这两个名字,手顿了顿目光变得火热,我感觉到全身的细胞都在奔腾。虽然我只是希望安安静静的在伊洛斯生活一辈子。但,那个少年没有一个英雄梦?

   三大空间佣兵团(简称三大)。夜狼,星辰和烈焰。所有空间佣兵梦想中的殿堂,也是联邦政府公开承认的佣兵团,基本每个佣兵团的人数都超过十万!

   烈焰。象征着自由与民主,虽然是三大中人数最少的,但个个是精英。烈焰这个名字的由来,是因为烈焰团的每一任头领都被称为烈焰。直到现在为止,已经经历了168任,是三大中存在最悠久的。

   星辰。象征着严谨与纪律。星辰分为两大部分,恒星部与行星部,而且内部管理的制度更像是联邦中央军队,选拔人员更为严格,可是他们却对伊洛斯来的年轻男孩儿略有“优惠”。这是我唯一不解的地方。

   夜狼。象征着混乱和欲望。夜狼其实一开始并没有被联邦政府所承认,被承认的是另一个佣兵团。不过夜狼里的那群人都是疯子,亡命徒们最不怕的就是丢掉自己这条烂命,他们硬生生的干掉了那个佣兵团的头领,打散了他们的编制,占有了三大的位子。狼头更是放下狠话,除了被亡命徒们承认的佣兵团,任何团体都不能踩在他们头上,挡在他们路上的弱小者都会被清理掉,在狼的世界里——强者为尊!

   16岁之前我一直希望长大后可以加入一个空间佣兵团,做一个强大的令人敬仰的空间佣兵,但是这个梦想被老家伙狠狠的嘲讽了一番:“就凭你这小身板儿,这三脚猫的功夫?算了吧,你还是安安心心的在伊洛斯呆着吧。”我记得当时老家伙说完这番话我很生气,偷偷地剪掉了老家伙最珍爱的胡子,气的老家伙差点晕过去。

   但令我想不到的是,老爹竟出乎意料的严厉制止了我这个念头,老爹失态的对我大喊道:“不许,老子不允许你去!”我听到老爹的怒吼惊愕的愣在那里。不过过一会儿老爹的情绪就平复下来了,叹了口气闭上双眼无奈的摇了摇头对我说:“算了吧,爱去就去吧,老子也知道老子拦不住你们。”

   成年之后,我才知道老爹原来也是一个佣兵,不过后来老了退出了佣兵界。但是老爹的儿子继承了老爹的事业,不过不久就在一次与另一个佣兵团火拼时死去了。老爹把我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所以不希望我步他儿子的后尘去当佣兵。自此,我就把这个当佣兵的心思收了起来,埋在了心底。

   我慢慢躺到营养舱里,呆呆的望着天花板。我知道我这副冰冷的驱壳背负着的不只是我一个人的命。没有老家伙的“一时兴起”我早就不知道死在哪儿了,没有老爹的悉心教导我也不会一直活到现在,还有时常出现在我梦中的看不清面容的女人——我的母亲。

   我的命,不是我一的人的。我深切地知道。

   如果不是我的出生,母亲也不会死。如果不是我再一次提起佣兵,老爹也不会想起深深埋藏在心底的痛苦回忆。可是,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如果……

   有时候我就在想,如果这世界上没有了我的存在该有多好?

   可是,这也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独自想想罢了,我还是必须要苟且的活在这世界上,过着连老鼠都不如的生活。

   叹了口气。我在心里自我催眠道:“唉……睡吧,熬过一天是一天。”闭上眼睛正要关上营养舱的门,突然感觉到头部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意识混乱身体如同瘫痪了一样,忽然痉挛抽搐了一下,昏了过去。

   天花板上,据说是已经坏了的“老古董”监视器正泛着红光,无声的记录下了这一切……


评论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