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玫瑰公爵

   薇薇安再一次从梦中惊醒,不是噩梦而是在梦里威廉要离开她了,薇薇安坐起来纤细的手指伸入金色的发中,黑夜里无声的哭泣。

<1>

   这里是菲欧利公国,马格诺克小镇因为玫瑰侯爵的缘故又被称为玫瑰小镇。玫瑰侯爵威廉·斯密斯是一个英俊帅气的男人,而且成熟多金,不是没有贵妇小姐们对他抛橄榄枝而是威廉侯爵早就有了妻子,来自王都的大家族千金薇薇安·洛克博纳。

   薇薇安整理好自己的妆容,穿上华丽繁琐的紫金色裙子,看着镜子里憔悴的自己微微地叹了口气,之后快速的抚平心中烦躁的心情,挺直自己的腰板儿迎接新的一天。

   因为她是玫瑰侯爵威廉的妻子,同时也是一个贵族。

   身后传来开门声,薇薇安以为是自己的女仆爱莎,没有回头的说了一句:“爱莎,我正准备出去和威廉会和,给我们准备好马车。”

   没有回答声,薇薇安有些疑惑刚想转身看看是怎么一回事儿,突然腰间就被人拥住了,闭着眼嗅着熟悉的男人味,薇薇安知道这是她的丈夫玫瑰侯爵威廉。

   没有挣脱,只是静静地让身后的丈夫拥着,薇薇安轻轻的问了句:“怎么了?”威廉把头埋在薇薇安的颈间,轻轻吐出的温热气息就像是一片羽毛,轻轻着抚过薇薇安雪白的脖颈,刺激着她的心。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没什么,只是想你了。”薇薇安微微一笑,心里有了一丝久违的甜蜜,但是一会儿芙丽达夫人的聚会对威廉来说很重要,关系着他能不能在这半年之内当上公爵。所以要抓紧时间了,薇薇安扒开威廉的手转身踮起脚捧起威廉的脸印下一吻,帮忙整理了一下威廉身上的骑士装扮笑道:“好啦,肉麻什么?快去准备准备芙丽达夫人的聚会马上要开始了。”

   说完,离开了威廉下楼去做准备了,威廉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薇薇安淡出自己的视野,面色平静什么都看不出来。

   虽然去得有些晚,但还不算太迟,真正的贵族是不允许迟到的这是一种基本礼仪。

   芙丽达夫人虽然已经50多岁了,但保养的非常好一如既往的高贵华丽。薇薇安下了马车,来到庭院里看到了正在和他人闲聊的芙丽达夫人,大方的走过去行了一个贵族礼说道:“薇薇安·洛克博纳给夫人问好,夫人您最近又漂亮了。”

   芙丽达看到薇薇安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上前扶起薇薇安,亲吻了一下薇薇安的侧脸说:“欢迎,薇薇安也越来越漂亮了,看来威廉这小子把你养得很好嘛。呵呵,而且越来越有大家族子女的风范了,不像以前那样,疯起来不像个女孩儿。”

   薇薇安脸上浮起一丝红晕,笑得甜甜的回答道:“多谢芙丽达夫人的夸奖,以前是我不懂事,行为那么不合规矩。”

   “好啦,我去迎接其他人了,你在这儿和其他的小女孩儿慢慢玩儿。”说完芙丽达夫人就离开了。

 

<2>

   一匹骏马在王都的街上驰骋着,鞭子扬起带来一阵尘土。终于追上了眼前的人,薇薇安穿着深红色的女款骑士装,扬起下巴藐视的对着已经瘫坐在地上的人说:“把偷的钱包交出来,不然……我的鞭子可不长眼睛。”

   地上的人颤巍巍交出偷走的钱包,这时城卫也来了对着薇薇安行了个骑士礼,就把人带走了。

   突然,薇薇安想起一会儿的晚会就要迟到了,赶紧拉起缰绳调个头朝反方向奔驰而去。

   洛克博纳家族是菲欧利公国最大的家族之一,现任家主是薇薇安的父亲萨尔德罗纳·洛克博纳,今天的聚会是为了庆祝薇薇安·洛克博纳年满18岁的成人礼,所以她这个主角可不能缺席。

   回到家急急忙忙的冲进屋子,薇薇安一把拿起仆人已经给准备好的暗红色裙子,喊来了仆人服侍自己穿戴。

低调奢华的暗红色裙子上面,绣着一朵美丽诱人的玫瑰,在帝都薇薇安有一个别称名为玫瑰小姐,不仅是因为薇薇安喜欢红玫瑰,而是她的性格就像是玫瑰一样有着骄傲美丽的外表还带着尖刺。

 

—TBC—

评论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