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一些写过的段子

自从有好些人说过韩文清很吓人之后,韩文清尽量的放松自己的面目表情,但是……貌似被吓到的人程几何式增加。看着霸图失物招领处越来越多的钱包,韩文清的脸更黑了。果然……太松懈了!

 

曾经的苏沐橙最喜欢做的,就是每天早上爬到孤儿院的屋顶和哥哥一起看日出。苏沐秋都会笑的温柔的摸摸她的头发,说一起加油。后来离开孤儿院之后认识了叶修,这项活动就变成了三个人一起。而现在……就只剩下她和叶修无言的面对这孤寂日出日落。

 

孙哲平交过女朋友,但是对男朋要怎么做完全没有头绪。徘徊在霸图俱乐部的楼下,看门的老大爷差点把他当成小偷撵走。“大哥哥要买只玫瑰花吗?”一个小女孩来到孙哲平身边怯怯的说。灵光一闪爽快的付完钱,拿起电话就给张佳乐打了过去。“乐乐,下楼。给你个惊喜。”

 

卢瀚文少见的失眠了,本着自己不好别人也别想好的想法敲起了队长喻文州的房门。“队长,我是卢瀚文。”只听房门里叮咣一顿乱响,好半响才安静下来。当喻文州一脸怒气冲冲的开门时,卢瀚文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赶紧脚下抹油逃走了……咦?刚才是不是在队长的房间里看到黄少了?

 

“诶,张佳乐!我有两张自助餐免费券要不要去一起吃!”黄少天挥舞着手上两张小券子冲着张佳乐就跑了过来。张佳乐听完也眼睛一亮:“废话什么!走啊!”最后两个人互相搀扶外带扶着墙出来的。喻文州和孙哲平知道后脸都黑了,他们又不是没有钱!

 

 

“老魏……教我打荣耀吧。”听到老板娘这话,吓得魏琛嘴里的烟都差点掉了。魏堔回想了一下最近也没干啥错事儿啊,老板娘没必要整自己吧。“那个……虽然老夫曾经也是不差于叶修的大神级人物,但是对神炮手也不是那么太了解……”听到魏琛的话,陈果帅气的笑了笑;“没关系,你教就行。”

 

唐昊看到孙翔的动作大声喊道:"住手——"但……已经晚了,只见孙翔随手就把他需要干洗的衣服丢进洗衣机里。“你他妈的!”“我靠!唐昊你骂谁呢!”“骂你呢!知不知道那件衣服是不能水洗的!”孙翔一愣,之后脸色变得通红:“我……我哪知道,你有没告诉过我!懒得理你!”

 

床上。唐昊在不经意间问起了孙翔关于他额角那道伤疤的事情,孙翔一听顿时来了兴致:“这可是我高中时候救一个美女留下来的……”唐昊翻身把孙翔压在了身下,有些生气:“下回这种事我来就好了。”“我靠!唐昊!英雄救美的机会我是不会让给你的!唔……”

 

叶修看着被自己讲的鬼故事吓得瑟瑟发抖的弟弟,心情异常好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上床睡觉。朦胧中叶修感觉自己的像是胸口被重物压着一般,睁开眼睛就看到叶秋趴在自己身上,看着弟弟的眼睛,叶修有些无奈:“我知道我不该讲鬼故事吓你,你跑来我的床上睡我也忍了,但你能从我身上下来吗?”

 

小的时候叶修总是被不知真相的群众们当成叶秋的弟弟,因为叶秋比他稳重还比他高那么“一丁点”。看着叶秋嘴角扬起那似有似无的笑,叶修不爽了:“比我高怎么了?比我稳重怎么了?不还是比我小,来,叫哥哥。”

 

第三赛季,嘉世蝉联冠军叶修禁不住众人的热情还是喝醉了。早上起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在刘皓的房间里,看着不熟悉的房间和熟悉的人有些被吓到。刘皓看着叶修那张僵住的脸毛了:“妈的都和老子睡一块了不许你找女朋友! 还有……说句我喜欢你会死吗!”叶修释然一笑:“我喜欢你。”

 

“阿秋长大了要做哥哥的新娘。”儿时的声音盘旋在叶秋的耳旁。而现在“伴郎的话,我可要走了。”看着叶修挽着另一个阿秋步入婚姻的殿堂,叶秋突然觉得——只要是哥哥幸福的话,貌似无论怎样都无所谓了吧。

 

习惯性的说了句“我回来了。”但回答韩文清的只有自己的回声。“怎么,还没到十点睡着了吗……”声音戛然而止。猛然看到玄关处只剩下自己的鞋,衣柜里只剩下自己的衣服,碗筷都只剩自己一人的。他才会想起来——那个名为张新杰的男人。,那个自己爱到骨子里的男人已经离开了。

 

苏沐秋刚走的那段日子里,因为有苏沐橙在所以叶修并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来。但每晚都是熬到凌晨才能入睡,睡了不到2个小时又会起来。他不敢吃安眠药,怕影响自己的实力。后来,当习惯了身边少了那么一个人,叶修学会了用烟麻痹自己。而那段回忆被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不愿触碰。

 

“真可怜…年纪轻轻就得了妄想症。””唉,他男朋友的死对他影响太大了吧。之前还气自杀过呢!”“有段时间不是好了吗?”“别提了,就是那段时间疯的。一直对着空气说说笑笑的。”“算了,走吧走吧别管了。”沐秋,今天的夕阳是不是特别美?”叶修轻轻的冲着身旁说道。

 

又到了每年去看望苏沐秋的那天,这回叶修是带着世界联赛的冠军奖杯去的。这天,是个难得的大晴天,清风柔柔的,太阳也不刺眼。叶修把花放在墓前,席地而坐点燃一支烟。之后烟燃尽了就靠在碑旁睡着了,那个熟悉的满脸笑意的脸出现在梦中,轻轻说了句:“阿修,谢谢。”

退役后江波涛为了养家出去找工作。到了面试的地点,面试官例行的问了他一句:“你有什么特长吗?”江波涛沉思了一会儿,随即苦笑道:“我有周泽楷语言学特长算吗?”

 

大漠孤烟的唇被韩文清霸道的侵占着,上身的衣服不知何时被褪下,胸前的朱果同样被粗鲁的对待着。过了会儿韩文清玩弄著大漠孤烟乳头的手倏然离开,继续往下探索,来到了他的大腿旁。大漠孤烟有些难受的呜咽着:“老……老韩,字……字数……要不够了……啊……”

 

张佳乐看了看床上睡眼朦胧的孙哲平有些无奈,以前没在一起的时候怎么没看出来他这么孩子气?“大孙,起床了我给你买了早餐。”孙哲平皱了皱眉,不耐烦的睁开眼。拉着张佳乐的手一用力把他拽到床上:“吃什么早餐,给我吃你就饱了。”

 

孙哲平眯起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有些危险的开口道:“给你两个选择,一:跟我走尽享荣华。二我放你走但我会杀了你家里的其他人。”张佳乐听后身体陡然一颤,咬着下唇低着头不甘的说:“你……你这个恶魔!我……我跟你走,但你要放过我家人。”终于,孙哲平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

 

看着眼前气势汹汹的人喻文州心里出现一丝悲凉,没有法师天赋的自己能够成为术士保护自己重要的人他已经满足了。可世人终究不会容忍一个终身与诅咒相伴的人……突然寒光一闪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准备好,我带你冲出去。”看着黄少天的背影,喻文州感觉,有黄少天陪伴……就够了。

 

缉毒警察韩文清和大毒枭叶修几乎是斗了小半辈子,都以为他们两个会继续斗下去,但是谁也没想到分出成败那天来这那么快。韩文清手里的刀抵着叶修的脖子而叶修的手则掐着韩文清的脖子,到了最后,叶修却突然间放开了手任由韩文清手里的匕首砍下来。除了疼痛,叶修最后感受到的是一个冰凉的吻。

“妈的,唐昊那小子说老子是小白脸!老子就比他帅怎么的吧!”看着职业群里明晃晃的文字,孙翔气的差点砸坏了键盘。江波涛一遍给孙翔顺毛一遍有意无意的问道:“孙翔啊,你最近怎么总提到唐昊啊?”“靠,因为老子时时刻刻都在想该怎么揍死他。”听这话,江副队已经在计算呼啸该下多少聘礼了。

评论(3)
热度(18)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