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惘》

慢慢的睁开眼。温和的白光有些刺眼,努力使自己变得清醒。但发现却是徒劳的,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周围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好一会儿我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医院?

朦胧间,我听见了一阵脚步声——有人来了。没一会儿门就被推开了,我想转过头去看看来的是谁,但是全身酸软无力我也只好放弃。

一张很熟悉的脸出现在我的正上方。我清晰的看见这个男人眼中瞬间绽放的光彩,但是……很别扭。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身体这样异常的惧怕眼前这个男人的接近。

他来到我的面前,把手中的保温壶放到床头边的桌子上,之后紧紧地握着我的手:“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饿不饿?渴不渴?还有哪里不舒服?我……”看他还有继续说下去的念头,打断他的长篇大论。我不留痕迹地把手挣脱出来,问道:“我……是谁?你……又是谁?”有些诧异我的声音竟如此沙哑,但想了想便释然了可能是许久不说话的缘故吧。

之后我便看到他愣住了,半响,他松了一口气像是放下了什么似的回答道:“我是你的男朋友,楚暮。你是我的女朋友,叶艾一。”

被什么都不了解的恐惧一直围绕着,我很急迫的想知道关于自己的一切:“那我这是……”但……楚暮先开了口:“你失忆了,但不幸中的万幸是你还活着,”他说。“至于你是怎么失忆的就不要再问了,相信我那对你而言并不是什么好的记忆。”楚暮的语气中带着些宠溺。

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我眼前的这个男人隐瞒了什么。一些他不想让我知道的东西。

   养了几天我终于可以出院了,毕竟我患上的不是什么大病。楚暮本是不同意的,说让我再多待几天,但最后还是答应了我回家养着,他说:“你是我的女朋友,你想要什么就和我说。我会满足你所要求的一切。”

   楚暮拉着我的手回到他的家里。

看着这简约温馨的屋子,我却不怎么相信他说的这里是我们一起生活了五年的地方。因为我的身体对这里没有一丝一毫的归属感,我没有闻到一丝一毫属于我的气息。

自从我在医院里醒来之后,除了医生和护士们之外,我唯一接触过的人就只有楚暮了。他对我很好,好到我看见过好多小护士对我投来羡慕嫉妒的目光,让我略微有些受不了。就连接受他对我的照顾,我都觉得是一种罪恶。

   我对自己的反应很不理解,我和楚暮不应该是情侣吗?为什么面对楚暮我一点“爱”的感觉都没有?

   楚暮他有自己的工作不能整天陪着我,我也乐得一个人生活。日子就这么平淡的过着,除了一个梦。

   是的,一个梦。一个我已经重复做了很多天的梦,我可以很清晰的想起梦中的场景——一场车祸。两辆轿车相撞,一对儿中年夫妻倒在血泊里,楚暮在一旁惊慌失措的打着手机,之后……我就醒了,哭着醒的。

   我记得又一次惊醒还被楚暮见到了,他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我摇了摇头,瞒下了这个梦告诉他我没事儿。

   直觉告诉我这个梦很重要,有关于我失去的那部分记忆。到底,楚暮他对我隐瞒了些什么?

   我坐在沙发上发着呆,想着我醒来之后发生的所有事儿。突然电话铃响了起来,吓了我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急忙把电话接了起来。

   “喂,楚暮。最近……你还好吗?”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很熟悉。但我却想不起来。

   “抱歉,楚暮现在不在家。你是谁有什么事儿吗?”我如实说道。

   说完,那边却突然没了声音。

   “喂?你还在吗?喂?”听到那边没了声音,我开口问道。

   “叶艾一,呵。你好手段啊,都这样了还有脸面和楚暮在一起,你不是说你不爱他爱的是陈宇宁吗?难道你和我说过的那些话都被狗吃了?”女人尖锐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我的耳朵有些难受。她在说什么?为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懂?程宇宁又是谁?

   “你是谁?你知道我以前的事情?”

   “别装傻了,叶艾一你是喜欢楚暮的对吧,不然这种事情发生了之后你这种自命清高的人还能和他在一起?”

   “你说什么……”

   “叶艾一,从今天起我苏溪和你叶艾一的姐妹关系一刀两断,而且,我是不会放弃楚暮的。就算他爱你,我也会把他抢回来的,这世上没有人比我还爱他!”

   “我……”

   “嘟嘟——嘟嘟——”

   那边已经挂了电话,我却是一头雾水。苏溪?她是谁?我以前的好朋友吗,那件事?什么事情,我不喜欢楚暮?那为什么他告诉我我们在交往?

   越想头越痛,我瘫坐在沙发上面让自己放空脑子什么都不去想。

   到底……我忘记的那段记忆是什么?

 

   “程宇宁,我问你。你爱不爱我?”

   “我当然爱你,在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就是你。”

   “如果……我说如果,我的……没了。被人玷污了,你还会爱我吗?”

   “……”

   “我就知道。分手吧,程宇宁。我们分手吧……”

 

   又是一个梦,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梦。程宇宁?之前给楚暮打过电话的那个女人也说过这个名字,听她的意思程宇宁才是我的男朋友,而楚暮并不是?

   右手覆上电话键,很熟练的按下一串数字我没有一丝记忆的电话号码,当我反应过来时电话已经打通了。

   “喂……”听到那边的声音我突然有了一种想哭的冲动,我大概可以确定了,我曾经很爱他。

   “你……你好,请问你是程宇宁先生吗?”我带着些哭腔开口。

   “小艾?是你吗小艾?你终于肯原谅我了吗?”程宇宁略带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眼泪是毫无征兆的滑落下来,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

   但只是想哭罢了。

   “是的,我是叶艾一。但……关于原不原谅你的事情,抱歉,我已经忘了我以前的所有事情。所以,我想请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现在只想知道所有的一切。

   “小艾,我告诉你,楚暮他不是好东西,他……”程宇宁气愤的破口大骂,但是我还没偷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手中的电话就被人夺了去。手机被狠狠地摔到地上,是楚暮。他神色间带着些惊恐。

   来不及生气去质问就被楚暮拉到怀里,他亲吻着我的额头喃喃道:“我爱你,除了我你不要相信任何人,我不会让任何人夺走你,不会……”

   楚暮的怀抱很温暖,这不真实的温热却使得我只想逃离。

   那次摔手机事件结束后,我和楚暮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他依旧对我很好,但是却不和我说话处处躲着我,连着几夜他都没回来和我一起吃饭,但我却觉得松了一口气。

   我在怕他,但不知道怕什么。

寂静的屋子,就像是与世隔绝的孤岛一般,隔绝了一切我却觉得安心。

   这些天我过得很平静,因为楚暮把座机电话线拔了还把手机带走了,而我还不愿意出门。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抗拒外面,好似抗拒楚暮一样。

   不可以通讯,不爱出门更不爱看电视里面的那些清装剧,我就只能发呆和睡觉做梦了。而把梦中那些零零碎碎的奇怪片段拼凑到一起,就是我发呆时做的事情。

   坐在沙发上面发着呆,但回过神来我已经站在楚暮房间的门前了。我有些犹豫到底进不进去,除了关于我的一切之外楚暮所有的东西、事情都不瞒着我、避着我,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推开门。

   我想知道,我不记得的一切。

   楚暮的房间很干净,还有一股淡淡的柠檬草香,被子叠得比我这个女生还整齐。我坐到他的床上,拿起床头柜上我的照片有些出神,他真的很爱我……

   我把窗帘拉到一边,打开了窗户,使这房间更亮堂一些。我叹了一口气,虽然忘了以前的一切,但现在,我是他的女朋友。我觉得我应该再了解他一下对他更好一点,而不是像现在一样排斥他。

   打开衣柜想帮他打理打理尽一下女朋友的职责,整理着楚暮的衣服,却在最底下发现了一块儿微微带着些红色的白布。霎时间,记忆如凶猛的潮水一样向我袭来。周身的空气都朝着我扑来,在身体里挤压,扭曲。

   我不敢相信,但也不得不相信。

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鼻腔,我醒了,依旧是在医院里。

   直愣愣的看着眼前楚暮焦虑的模样,看着他无力的说了声:“滚。”父母的车祸,醉酒失去的身为一个女人最宝贵的东西,闺蜜的反目成仇,前男友的抛弃。所有压抑都如积云骤雨似的,慢慢弥漫至全身各处。

   压抑。仇恨。都是眼前这个口口声声说最爱我的男人带来的。忘了,脑子里什么都不记得了。我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个反应,还应该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你都知道了?”

   “难道你还想隐瞒下去?”

   “我以为你……至少不会知道的这么早。”

   “哪怕我忘了所有,楚暮……我也不会和你在一起。”

静静地看着楚暮的脸色变得如纸般苍白,我却没有半点开心的感觉。

 楚暮扑到病床边沿,慌张的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好。急忙解释:“我爱你,不要离开我。你父母的车祸真的是场意外。小艾你要相信我!我见你的第一面我就已经爱上你了。程宇宁他没钱没貌还处处得依靠着你,他哪点比我好!就连醉酒后那次意外也是他把你送来的!我给了他50万,他答应过不会再来纠缠你的!他妈的这个混蛋!”

听到他说了一切,我笑着哭了。原来,我所坚持的一切都抵不过一张支票。原来所谓的友情,爱情,又是那么的脆弱。

我看着楚暮的双眼,第一次低下头颅:“放过我吧。”

寂静。哀伤,弥漫。

楚暮慢慢瘫坐在地上,眼神变得空洞无神。嘴里嘟囔着,重复着:“我爱你,你不能离开我。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小艾接受我的求婚了,我们明天就结婚了。呵呵哈哈。酒店选在哪里好呢?金铭?……”

楚暮疯了。这个罪魁祸首疯了,但却也解脱了。

头深深地埋进被子里,眼泪肆意却哭不出声。

当我知道所有的一切后,我是真的忘了。

忘了我是谁。


评论
热度(2)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