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君白
冷cp爱好者欢迎安利
三流写手,为爱开车。肾虚

《水仙》

   我的隔壁来了新邻居,虽然只见了不几面但是我总觉得他怪怪的,每次见到他都是一副棒球帽+医用口罩的打扮,就像得了什皮肤病不能见人一样。而且经过这一个月的相处,我也总感觉他看我的眼神很不对劲,虽然我只喜欢同性,但也不至于会对一个几乎完全陌生的人产生好感。

无视他好了,我这么告诉自己。

   

今天是我和男朋友汤姆的一周年纪念日,他约了我去看电影,之后顺顺便便的再去个小旅馆温存一下。

   牵着汤姆的手来到电影院,虽然周围黑到我们看不清彼此的脸,但却能准确的亲吻到对方。走出电影院我根本想不起来那部电影到底演了什么,但是谁又关心呢?

   我?还是汤姆,或许说他更想和我上床才对吧。

 

   距离纪念日已经过去了几天,这天一群警察突然找到了我家,说汤姆死了。死在酒吧的厕所里面,我皱了皱眉。

   我早就知道汤姆有些不干净,男朋友女朋友都能组成一个足球队。而且他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一个姘头罢了,只是一想到前几天我还和他这具尸体做过爱就有些恶心。

   那些警察又走了,因为我有明确的不在场证明。

 

   那个奇怪的邻居搬走了,管他呢?谁又会在意一个陌生人?

   我越来越讨厌那些犯花痴的女人,也越来越不喜欢那些男人们的接触,因为总会让我想到汤姆的尸体,那会让我作呕。

   看着镜子前面的自己,我摸了摸镜子里“我”的脸,真的很完美。

   我发现我真是越来越迷恋自己,完美的自己。

 

   整整十二年,我一直在研究着时光穿梭的机器,那是我们大学的研究项目。当教授像疯了一样的在我面前胡言乱语的时候,我就知道我的机会来了。

   我申请了第一批实验人员,当坐在时空穿梭的那把椅子上的时候,我难以言之心中的喜悦,我的目标就快实现了。

   舔了舔嘴唇,一阵白光闪过。

椅子上的人消失了。

 

   我回来了,是的我回来了。我租了个房子在他的隔壁,但是我知道现在我还不能出现在他的面前。

   看着他的面容,他的肌肤,多么完美啊。

   这种日子没过多长时间,我又看到了汤姆,那个该死的家伙!

 

   我看着他们走进电影院,看着他们在小旅馆里方框的ML,我第一次有了那么强烈的杀意。杀了汤姆,他毁了过去完美的我。我第一次感谢那个从前杀掉他的人,我想我能等下去但是,我等不下去了。

   在那个酒吧的厕所里面,但是我没想到那个该死的家伙在临死前也要拉上我,头部撞击到台子突起的菱角上。

   眼前的事物变得朦胧起来,我还是没有完全的到自己。

但是……我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咳咳......”,未来也将没有人得到完美的我!!

评论

© 不知秋 | Powered by LOFTER